联系我们 人才招聘 公司动态 公司简介

人物专访|普渡CTO郭璁:做到极致,就是绝招

2020-05-27 | PuduTech

郭璁|清华大学电子系本科硕士

2016年加入普渡科技担任CTO

专注于机器人移动技术的研发与产品落地


傍晚六点,郭璁和朋友们如约相聚餐馆,几串烤肉一叠粉,享受美好而放松的一餐。


「这碗粉的凝胶太多了,虽然降低了断条率,但硬度和弹性都太高了,不及传统手工粉的粉状颗粒的那种细腻程度。」一筷子吸溜下去,郭璁即兴评价。


「对对对,你说的没错」朋友们忙不迭地翻拌蒜蓉、酱油、花生油,裹满粉皮的缝隙,随声应道。「习惯了,每次跟他吃饭,事后总少不了查百度词条。比如马铃薯口感上为什么会偏生脆或偏软糯,郭璁会说这跟其支链淀粉和直链淀粉的所含比例有关。」


对每一件事都探索根源是郭璁生活中全部的乐趣吗?郭璁纠正,没那么夸张。


在日常生活中对微不足道的零散事物的观察,是如何对郭璁的成长、生活产生积聚式、强有力的影响的?


5月23日,我们与郭璁聊起他的青年「极致」,聊起那些他面对挫折时所困惑、所激活的时刻。


以下是郭璁的口述。



一、探寻事物根源


其实那些都是下意识的反应,不是事先设计我该怎么说、该怎么做。我一直都是这样的,平常走在路上看到什么东西,就会不由自主地想一些问题、查一下资料,剖析事物,剖析自己,好奇心是我的一种本能吧。


比如观察自己在不同场景下走路的步频步幅:吃完饭走路的步频大概在70-85步/分钟,步幅76-85厘米左右。听歌的时候走路步频会高一点,步幅大一点。


就是说,这些事情在我生活中已经变成习惯了。


这个习惯的养成可能是因为我总想知道每一种现象背后的原理。打小我就对诸如数学、物理这种“能用简洁的语言阐释事物运行所须遵守的规则”的学科有着浓厚的兴趣。初中我就开始参加竞赛,后来因此获得清华保送资格,想起来我也是要感谢这个习惯的。


当然,也不是说这个习惯就是很好的。平时生活上说话太讲究,玩乐的氛围就没有了。所以朋友有时会调侃「郭璁,打住打住,别太认真了,今儿个是出来玩的。」


「我们有时候挺怕璁哥来开会的,有他在,这个会就要延长很多。」同事说,「他会考虑很多方面,比如机器人在地面多滑可以停下?停准的误差范围是1厘米还是5厘米?机器人可视范围是多少?可检测的障碍物最小直径是多少?可视范围里不可检测的危险品有哪些?等等这些问题。不过,也是因为有这些考虑,我们的机器人才能越做越好。



二、敢于攻坚克难



我也不是时时刻刻都喜欢想这些问题的。


跟大多数人一样,一下子面对很多问题,我也会很烦躁,想逃避。高中的时候,有段时间不想搞物理竞赛,我就戴上耳机,偷溜出去,走上几公里,什么也不想。


可能因为有那么一点天赋,我从洞庭湖畔的小地方长炼,到湖南省会长沙,一路走到首都北京。有人评价我「郭璁这个人会专研一件事。」他们可能会觉得,执着于一件事,并做到极致是过往一路拼搏成长带给我的性格底色。


其实不是这样的,确实,一路走来,有挑战和忙碌的日子是我喜欢的,我成长的平台也因此变得更大。但更多时候,在专注于认定的事情的过程中,我也常常徘徊在坚持和放弃之间。不是大家所想的,不管经历什么挫折都一如既往的坚持。


工作的时候,在最初的机器人定位技术上遇到瓶颈,第一年,我想这个难关第二年就能解决了;第二年,我想这个难关再冲一冲,第三年就能突破了;到了第三年,我在想,真的能做到吗?会不会和前两年一样毫无进展?在新办法可能会带来的一线希望一次次被掐灭的那段时间,我一直在坚持和放弃中煎熬。


我有一个专门的云笔记,记录了7年来研究机器人的错误、灵感等,大概有1500多个笔记,不算图文的话有120万字左右。我就一遍遍回看笔记,在测试区反复记录、观察、复盘研发过程的点滴,这样做下来,第三年这个技术终于有所突破。


但新的问题接踵而至:是坚持已打磨的技术还是攻关另一项技术。打个比方,主流定位技术有A和B两种,定位技术A的上限是80分,定位技术B的上限是90分。我们深入研究技术A,实际中能稳定运行在79分的水平,很稳定,但并不能完全达到用户的需求(用户要求的是90分),就像当年诺基亚足够稳定,也无法满足用户对轻薄、全触摸屏的需求。但在技术B上我们当时只能运行在70分的水平,我们还不足够稳定,但我们对其的上限很有信心。


放弃刚已经打磨很久的技术A,转而攻克还不熟悉的技术B,这是一个很艰难的决定,大家咬咬牙,狠下心,“世界上没有那么多完美和确定的事情”,当时也就就这么冲了,选择了上限更高,事实证明也更正确的方案。


我告诉自己:对于自己认定的事情,要抱有虔诚的信仰,要有耐心。机器人这个领域是新兴的,别人没走过的,就一定有瓶颈、有难关。我要做的事就是踩出一条路,把0变成1。




三、追踪市场动向


定位技术A和技术B不是毫无关联的,有很多相通点。由于技术A的积累,我们在技术B的攻坚上还算顺利。但技术B在落地的过程中,却遇到了林林总总的问题。


我们研发送餐机器人,作为一个成熟的产品是需要考虑不同门店,不同环境的运行适应性和稳定性的。但因为我们不能一年365天都在门店调试,所以有很多小细节的问题,或者突发的状况,就没有考虑到。在当时,没有打磨过的技术B,就有着一大堆小问题,对产品来说就成了大问题。


到餐厅实地调试是解决问题、打开市场最后临门一脚的关键。


跟两家餐厅沟通之后,我们争取到三个月的时间能够在餐厅门店调试的机会。餐厅同意调试的当晚,我就立即带着团队飞到北京。原本我们以为时间是很充裕的,但到了餐厅现场,我们团队才意识到三个月的时间很紧张。


因为餐厅只有凌晨1点钟到早上10点钟能进行调试。凌晨前端研发人员就在餐厅不停地改硬件,调参数,一遍一遍地测试,结束之后立马将反馈报告和数据发给后端的团队,而早上10点到凌晨1点,后端团队在整理分析后,再把可能的解决方案再反馈给前端。最初的几周就是这么周而复始的两班倒。


那个时候可以算是争分夺秒吧,有时候夜宵都来不及扒拉两口,一发现问题,立马打电话给后端的团队,晚上两三点钟,他们在深圳尽快逐条分析我们反馈的问题。


我们发动了全员的力量,不断调试、优化、收敛问题,建立起协作的闭环。一个半月,这场被我们内部誉为攻坚战的战役提前结束,用户对我们的机器人给予了认可,我们也因此在行业上占领先机。




最后


因为我是做技术出身的,技术出身的人很容易陷入对技术的一味追求的误区。那次视觉方案事件的解决,给了我一记重锤。


任何时候,都不要意图使市场按自己的想法走,要对市场条件和用户诉求保持敬畏之心。对用户遇到的问题仅有浅层面的理解是不够的,还要不断地深入他们日常使用中所遇到的问题。


从那件事情之后,我要求普渡的研发团队必须定期要去深入体验用户使用我们做的机器人的情况。每一个普渡人心中都有个文化理念:追求极致。


追求什么方面的极致?在真正做出好产品上追求极致。怎么做到极致?从最外层到技术内核,抽丝剥茧,我们追求极致的纯粹技术思维基础。同时,我们也会深入理解用户,力求把用户体验做到最优。这样,软硬实力兼济的普渡科技才能真正做出好产品。